您是否被遗传病生育问题所困扰?

《瑞垦遗传生物科技》为你提供遗传病生育的最新资讯及国际前沿解决方案

你是妈妈心底永远的痛!

一个妈妈的故事,和大家一起分享,希望能过给启示和帮助。

我结婚时35岁,特别想要孩子,正好有了就下决心保。没想到一个月时有点见红,流得不厉害,去医院做B超后开了保胎药,打了点滴,大夫也没说什么,让回家静养。吃药后,流的渐少,但反应特别大,苦胆都要吐出来了。我以为别人都这样。两个月时好多了,听同事说中医保胎效果好,就去中医院挂专家号,当天就让住院了。做B超说还没成形,住了20多天院,除了做B超就是吃保胎药。

一心一意想要孩子。那时,只要听说保胎偏方,吃的喝的我和爱人都尽量满足肚子里的孩子,不惜钱和辛苦。从中医院出来,快四个月时又不行了,一点不能动,躺着都流血,还有宫缩。这时该建档了,我单位合同医院医生一看我这样,就叫起来:“这么宫缩哪行啊,要出事的,得住院。”住院也好,我心里踏实。没想到我刚换上住院服,就有大夫冲进病房嚷起来了“你澳抗阳性,得住传染病院!”我一下子就不知怎么办了,得肝炎了吗?我就追出屋问,怎么去住传染病医院,需要办什么手续?我哭着收拾东西回了家。

听说传染病医院专门收我这类人,服务又热情,全家都好高兴,觉得孩子又有希望了。熬到四个多月真是吃了不少苦,这时肚子已经开始有动静了,每次他踢腿时,我和爱人就摸着他,跟他说话,我那做母亲的心既特别幸福又提心吊胆。记得住院那天我跟爱人说,我不怕吃苦,吃多大苦我都能坚持住。住院第一天就把点滴打上了,大夫边打边说:“我们给你尽力保,如果实在保不住,你也要有思想准备。”我在医院住了50多天,开始吃什么吐什么(几乎整个孕期都这样),宫缩,出院时这些症状都没有了。B超也做过,说没问题。

7个月时又见红了。就近到妇幼保健院,住院后,每天按正常产妇听胎心打点滴,住两天宫缩还是厉害,大夫说:“你宫缩还是这么厉害,一有事,赶紧喊医生,给你用大剂量药物。”在医院住了两天后平稳了。临出院时我想好好向大夫咨询一下,就把保了几次胎、做了几次B超、住了几次院如实说了一遍,但大夫也没给我什么特别的提示,只说年龄大,不容易,小心一些。

经历了几次住院,无数次B超检查,保胎保得我真是近乎神经质了。可我那时却固执地想,不吃苦中苦,怎么配做母亲?我甚至以为人家做了母亲的人都得吃过这样那样的苦,没觉得自己这么折腾是不正常。

终于保到头了。在传染病医院待产,到生时又不生了。见红、宫缩,整整三天就是不生。大夫说,再观察一天,如果再不生就用催产素。第三天夜里开始特别痛,我一边咬牙忍痛一边跟医生聊着。可开到9指时说什么也不开了,大夫说能看见孩子的头。僵在那儿半小时,大夫急了,说要找家属,匆匆出去,我一下特紧张。后来我才知道是征求家属意见要剖,妈说能不能再努力一下,不然俩罪都得受。大夫回来时用了胎吸。我的感觉孩子是硬让大夫们用什么东西从肚子上压出来的,有一瞬间我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大夫说是男孩。呀,那一刻我都要欢乐死了。我娘家这边妹妹是女孩,母亲特盼男孩,可我出去时,怎么没看到母亲脸上的笑容?还有丈夫的表情也挺怪?

晚上母亲一人陪着我。吞吞吐吐:“本来我不想跟你说,大夫也不让说,怕影响你身体恢复,可我考虑还得说……这孩子可能是先天愚型儿。”我当时脑子还在兴奋中,转不过弯儿,心里咯噔一下。母亲说:“专家说孩子从外观上和手纹上看,都像是染色体有问题……”母亲描述得特恐怖,我的头嗡嗡响,仿佛一下子被母亲从天上推到地下,情绪糟透了,我说妈呀,我不想知道,你为啥不多瞒我几天,让我高兴几天是几天……

经朋友介绍我找到一位遗传方面的专家,专家没看手,一看模样就说,“没问题,典型极了,21体综合征”,我抱着一丝幻想到协和医院查各种项目。

一系列的检查,我的、先生的、孩子的,结果是我和先生都正常,孩子不正常。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一遍一遍问医生又去咨询专家;既然大人都正常,怎么会生出不正常的孩子呢?专家告诉我,胎内病毒感染、污染、大龄等各种因素都有可能导致不正常。专家还奇怪地问我:“你早干什么去了?你当时怎么没查染色体呀!年岁那么大生育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我哭得捶胸顿足,真的搞不清是不是老天故意捉弄我不幸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了呢?也许是从一个月流血和后来的多次流血,反复提醒过我,是给过我选择机会的,可我……我真恨自己当时怎么会那么麻木、无知,竟没一点科学意识,也没读过一本有关染色体方面的书,我也怨周围人的冷漠,为什么不提及这方面的检查,而只有先进的保胎技术肯“帮助”我,而生下这个孩子,把我推向永远悔恨的日子里。

(实习编辑:瑞垦生物)

你是妈妈心底永远的痛!——试管请咨询:150-5073-3524